在西罗园遗址玩泥巴

绿谷出久不算是了无牵挂,可他不得不逼迫自己以那样的觉悟去面对外面被腐蚀的大气、森林、山谷。外面是腐朽枯败的,但并非是死寂的,战火渲染的世界是沸腾的锅。而在绿谷的眼中,它是悲伤,就像轰焦冻。

他站在与森林接壤的荒原上,望着漫无边际的远方,脚底的土地散发着的血腥味窜入鼻腔。孤独感油然而生,他一往直前。

2018'11'10

我又想到少年和他化作废土的故乡

2018'11'7

失眠了,可能是奶茶喝多了。

热。

脑内闪过一句话。

想象的必不能实现,像什么奇怪的诅咒(?)一样。


【轰出】一败涂地

是点梗。 @三辰 

原作背景+花吐症,含有很多私设。


***


是深紫色的花瓣,他觉得眼熟,像极了宿舍里摆放的那盆矮牵牛。轰本想拾起,眼见上面还沾着些透明液体,还是作罢,摸了纸巾简单擦拭,再放在盥洗室里的凹槽里洗干净。它沾着亮晶晶的水滴,花纹脉络都看得清,越发想起那盆花。室内那盆用于观赏,给人舒适感,而手中这几瓣零落的方才只让轰遭受了莫大的痛苦。如同烈焰灼嗓般,他差些以为自己是吞了烫金。轰本能的咳嗽起来,不受控制的吐出堵在嗓子里的什物,本以为是吃坏了什么东西,却不想出来的竟然是这小小的花瓣。

他觉得自己恐怕是病了,只是未曾听说过这种病状...

【轰出】IF(3)

含有原创龙套人物、校园欺凌,请避雷。

梗概:中了敌人个性的绿谷梦到了自己的国中时代,轰为了救他而进入他的梦境……

前文:01 02


3


轰记得口袋里的钱原本是打算用来买花的,之前听姐姐说过,被告白的时候收到了红色玫瑰花这样的惊喜,一时间太高兴,原本想的很多问题都抛在脑后了,便一口答应了下来。轰不期望自己有姐夫那样的好运气,只希望绿谷在收到花的时候能感到惊喜,哪怕只有一点点,那就足够了。现在,他可以用来请少年吃碗加量的猪排饭了,或许这比玫瑰花更实在。

绿谷显然比他更熟悉周围的环境,十分熟练的找到了街道头的一家店,看起来很是简单,菜单上都是随处可见的家常...

【轰出】IF(2)

含有私设、龙套原创人物。

梗概:中了敌人个性的绿谷梦到了自己的国中时代,轰为了救他而进入他的梦境……

前文:01


2


无论怎么说,这个梦境也过于真实了。捏脸颊有实在的痛感,轰揉了揉捏红的脸。这么说的话,落在绿谷身上的伤也是真切无二的。轰皱眉盯着那座并不算出名的中学,若非是绿谷的母校,轰大概也不会对它有所了解。

脑海里有很多问题揉杂,怎么也理不清。

绿谷为什么会任由校友对自己拳打脚踢?那些人又为什么要欺凌绿谷?轰想不通,那个人看起来对谁都毕恭毕敬的,怎么会得罪谁,又或者说是有仇家呢。而更重要的是,少年唯唯诺诺的样子虽与高一刚入学时相近,...

【轰出】IF(1)

开一个坑。

含诸多私设,过分的校园欺凌内容……请避雷。

梗概:中了敌人个性的绿谷梦到了自己的国中时代,轰为了救他而进入他的梦境……


1


“这是种很罕见的个性,不具备直接的攻击性,但对精神的损伤是毁灭性的。”医生敲打着笔尖说,“就像在做一场不会结束的噩梦……不,会结束,不过是以死亡的方式。”

医生就像在诉说早上吃了什么营养餐一样平静,站在一旁的轰焦冻只是静静的看着躺在床上的绿谷出久,为了防止紧急状况发生,医院特意为他戴上了呼吸机。绿谷的脸色苍白,皮肤冰凉。除此之外无异常。轰握着他的右手。这只变形的右手千疮百孔,没有一处完整无瑕。手掌上那条裂开的轰记得很清...

【轰出】一虚一实

看完徒然喜欢你,满脑子骚操作(。

雄英时期,含私设,短篇完结。

梗概:以为轰同学有了女朋友的绿谷准备送上自己的助攻,结果被轰同学认成是变相的表白。

****

“我收到了一封告白信。”

轰焦冻说这话的时候,绿谷出久才刚咬下一口猪排,汁水浸入口腔,浓郁的香味占据了他的大脑。他被对方突如其来的话题给吓到了,因而下意识的颤了颤,抬眼看了看坐在对面的轰焦冻。后者面前的荞麦面还没有动,明明是冷的。一灰一蓝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自己,像是在等待着什么回复。可是绿谷想不明白,自己能对此说些什么,或者对方想从他这里听到什么。他在轰的注视下琢磨了一会儿。

“那……恭喜轰同学?”他说着又用勺子舀出一勺黄金色...

高一的体育祭打得不可开交
高二的体育祭你侬我侬
高三的体育祭激情求婚

1 / 2

© 奥德丽 | Powered by LOFTER